红楼梦:晴雯是她的女儿,出身高贵,荣府元宵

 新闻资讯     |      2020-02-15 11:03

红楼梦:晴雯是她的女儿,出身高贵,荣府元宵宴上一物揭示了答案



《红楼梦》五十三回贾府过年的元宵夜宴上,出现了一副令人遐想的璎珞,在介绍这套物品时,一向惜墨的曹雪芹费了500多字来描述,着重介绍了它的制作者,一个叫慧娘的姑苏女子。


写慧娘这个人物很突出的一点,是一个兰质蕙心的女子长着一双巧夺天工的双手,这璎珞不过是偶然绣一绣做耍,就是这么厉害,一下就搞成了顶级的附带有文化特性的高级定制的工艺品,被追捧到何种程度呢?价值上没法估算,因为太过稀少,贵族们趋之若鹜,贾府这样的荣贵,也才两三件,而且还将两件进献给了皇帝,只剩了一副,只有到了重大的节日,贾母才舍得拿出来欣赏摆放一番。都能进贡用,连皇帝都缺,而且一定是得到此物后龙心大悦,否则贾府不会拿这等心爱之物去进献。总之就一个字:牛!


慧娘和她的作品有三大特点:


一是精雅:所绣之花卉,皆仿的是唐、宋、元、明名家折枝花卉,配色从雅,花侧用的是古人题此花之旧句,诗词歌赋不一。草字用的是黑绒线绣出的,且字迹勾踢、转折、轻重、连断与书法无异,却无板强之弊。


二是高洁:得到主流文化人的推崇,文人雅士们因深惜“慧绣”之佳,就说这“绣”字不能尽其妙,这样笔迹若说是绣反而唐突了,大家商议,将“绣”字隐去,换了一个“纹”字,于是大家公议称其为“慧纹”。


三是高贵:慧纹的拥有者极少,拥有范围仅限达官贵族范畴,大家对其是趋之若鹜,而且慧纹带有浓重的文化和仕的气息。你看荣国府仅仅收藏了三件,进献两件给皇帝,仅剩了一件,也只有在重大节日场合拿出来,可见贾母对这件“慧纹”重视,想必也是贾母的极珍爱之物了。总之,对“慧纹”的描绘给人珍重、高贵之感。


一件文化艺术品引出来一个令人向5878棋牌下载往的姑娘,再引出若干轶事佳话,费了如此多的笔墨,给予了无上的推崇,将这位慧娘的巧描述到无以复加的地步,难道就为介绍一件工艺品?就为突出贾母的艺术鉴赏力?从《红楼梦》一贯的一喉两音甚至是三音的创作手法看,必定不会如此的简单,还应该有其他的深意或者映射。


慧娘身上的特点、品质最像红楼人物里的哪一位呢?三个方面来做个类比。


一、巧夺天工之能

要说手巧水平术高,莫过于晴雯。勇晴雯病补雀金裘,同样是将晴雯的无与伦比的技艺大大放大了一回。宝玉的珍贵的雀金裘破了一个洞,派人找遍了半个城的能工巧匠,人家根本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对这种制作工艺更是一窍不通,更不用说织补了。看到宝玉的焦急,病重的晴雯连看都不看就说:“拿来我瞧瞧罢……”看完就做出了判断:“这是孔雀金线织的,如今咱们也拿孔雀金线就像界线似的界密了,只怕还可混得过去。”这时麝月就说这里除了你会界线,别人都不会,可知工艺之难。


这件雀金裘材质、工艺都是极其稀有的,大半个城的能工巧匠连认识都不认识,到了晴雯这里成了稀松平常之事,病中的晴雯完美的完成的这项高难度工作,完成后麝月有一个评价:“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宝玉看了,说“真真一样了。”


在能、巧这个问题上,整个贾府包括所有的红楼人物,晴雯和慧娘有着高度的一致性。


宣和棋牌

二、人格品格上

慧娘的人格是高洁的,这一点从文人墨客对她尊崇的态度可知。论品格的高洁,红楼人物里当属黛玉第一,潇湘馆里遍植的翠竹就是要表达这一点,脂砚斋说晴为黛影,贾宝玉在给晴雯的祭文《芙蓉女儿诔》中写道:


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


这是宝玉对晴雯人格品性的总结,不吝用最美好之词。尽管晴雯是一介女奴,但她在宝玉的心中,在曹公心中,在广大读者的心中,其质、其性、其神、其貌并不输大观园里的小姐奶奶们。这也是她能居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之首的原因。


作者在塑造晴雯这个人物时,除了突出她的能干、她的深懂宝玉,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突出晴雯纯粹的人格和人品。比如她为了维护宝玉和怡红院的名誉,疾言打发走坠儿;再比如她知道袭人和宝玉鬼鬼祟祟的那些事,表露出来的不屑和轻蔑。只是这样的纯粹是无法存活于曹雪芹笔下的浊世的。鸠鸩恶其高,鹰鸷翻遭罦辍,薋葹妒其臭,茝兰竟被芟鉏。晴雯命中注定她将与宝玉、黛玉一样不容于世,甚至被之毁灭。


疯狂牛牛就品格而言,晴雯是曹雪芹大书特书的人物,并不输任何一位主要人物。说慧娘映射的是晴雯而非黛玉,是因为和晴雯比较,在黛玉身上,手巧还属次要因素,她还有作者更重要凸显的品质。


三、人性上

如果要在众多红楼人物里,评选一个小姐身子丫环命的人物,同样是非晴雯莫属。


晴雯身上有几处特点和她奴才的身份格格不入,而且她也是最没有奴性的奴才,小说里多次或明或暗的有这样的描写,例子至少能找到三四处。比如五十一回描写胡太医为晴雯诊病的细节,整个过程的讲究和气派,连这位大夫都认为是在为一位小姐诊治。同样袭人、司琪等大丫环也有病了的时候,要么外出避疾,要么略显简素,唯有晴雯的这一次大张旗鼓,写其就医的全过程,完全是大户人家小姐的气派。再比如七十回有写道:


那晴雯只穿葱绿院绸小袄,红小衣,红睡鞋,披着头发,骑在雄奴身上。


晴雯穿着红睡鞋,这证明她是裹了脚的,贾宝玉在《芙蓉女儿诔》里也有:捉迷屏后,莲瓣无声;斗草庭前,兰芽枉待。再一次佐证晴雯是小脚。尤其是专写红睡鞋,这是那个时代对女性美的一个极高的认可,证明晴雯不光是小脚,还是裹得非常漂亮令人称赏的那一种。文学作品里出现这样的用词,往往提醒读者要注意这个人物的身份,如果晴雯出身贫苦,那么她的家庭大概率是不能支持她拥有完美的小脚的。


晴雯当然是出挑的,这个出挑不光体现在她的容貌上,大约她流露出来的气质也是出挑的,她木秀于林,才会惹来许多的嫉妒和王夫人等人的厌恶。







每每作者描写晴雯时,总会提示她身上有和她奴才身份不合的特质,不由得令人想要探究晴雯究竟出生于一个什么样的家庭。


晴雯是赖大家买来的丫头,因为贾母喜欢,赖嬷嬷就将晴雯作为礼物转送给了贾母。晴雯十六岁夭亡,宝玉说她陪伴自己有五年八个月,也就是说,晴雯是十岁时来到宝玉身边的,从年龄看,贾母对她调教的时间并不是太长,即便她再聪明灵秀,她处处展现的出类拔萃也不太令人理解。可是如果有遗传的因素呢?如果有幼年耳睹目染的因素在呢?情景可能就大不相同了。古人相信宿命,相信品质可以血脉传承。


所以,屏山大胆猜测,或许晴雯就是慧娘的女儿也说不定,慧娘的高贵,慧娘的兰心蕙质,慧娘的聪明灵秀,无一不遗传给了女儿。只是慧娘早亡,家业凋零,女儿沦落到被卖为奴的惨境。若如此,倒也解释了晴雯那种天然高贵感的出处。


讨论话题:此文当然证据不足,有牵强附会之感,但深爱晴雯的屏山,愿意做这样的联想,以慰我心目中的芙蓉女儿。您同意吗?欢迎在评论区发表个人意见。







我是屏山,欢迎点评、关注。为您研读《红楼梦》里的真故事。


参考原著:甲戌本、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20回通行本《红楼梦》


图片来源:清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