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弗所,光阴写就沧海桑田,被遗忘的世界古城

 新闻资讯     |      2020-03-18 21:26

以弗所,光阴写就沧海桑田,被遗忘的世界古城

有一座千年古城,在这里保存最完整的古希腊罗马古城昔日的辉煌。走出以弗所的时候,我还在遗憾没有看到那几块由于正在开掘而被封闭的区域。经过150年的发掘,整个城市的结构已经清晰地呈现在世人眼前。如今,这座古城是地中海地区保存最完整的古典大都市,但据说这里还有逾八成的古迹深埋于地下。


透过那些依次排列在路边的、或残缺或完好的石柱,我极力想象着2000多年前这里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景象。在土耳其强烈的日光照射之下,或许只有那尊伫立着的女神雕像能够望穿千年。


一座神庙的命运轮回整个土耳其所在的地区古称小亚细亚,而在小亚细亚的西南角,今天的以弗所古城及周边地区是一片叫做爱奥尼亚的部落聚居地。这个部落来自于希腊,在公元前2000年后期,他们在爱琴海周围定居。这个部落在聚集到小亚细亚之后,形成了共同体,并兴建了若干城邦。


许多古都的诞生都会伴随着美丽的传说,爱奥尼亚来到小亚细亚建立以弗所的故事是这样的:他向著名的德尔斐神谕询问,神谕预言,新城将建在有"鱼"、"火"和"野猪"出没的地方。


之后,这座城的命运就一直与一座神庙联系在一起。希腊神话中,阿尔忒弥斯是负责狩猎的神,但莱莱格人并不这么认为,他们信奉的是属于安纳托利亚的丰产女神——库伯勒。而早在爱奥尼亚来到这里之前,莱莱格人就已经在此定居了。聪明的爱奥尼亚人将两者联系了起来,于是阿尔忒弥斯变成了以弗所独有的丰产女神,以弗所城中诞生了一座神庙。


这座神庙曾数次被洪水以及入侵者所毁坏,但以弗所人很快又将其重建。大约公元前560年,来自吕底亚的国王克罗伊斯入侵以弗所。这位财富堆积如山的君王,对神庙进行了长达十年之久的重建。


公元前365年7月21日,一位名叫赫洛斯塔图斯的年轻人纵火焚烧了阿尔忒弥斯神庙,想以此扬名天下。以弗所长老怎能容忍这种行为,他处死了这个年轻人,并宣布任何提及赫洛斯塔图斯名字的人同样被处死。随后被焚毁的神庙在亚历山大大帝的帮助下,按原建筑式样重建。亚历山大大帝资助这座神庙的建设有个前提——将自己供奉在神庙中。以弗所人当然不会答应,他们告诉亚历山大,用一个神供奉另外一个神,作法有失妥当。最终,亚历山大大帝被说服了,他兑现了承诺,神庙也很快建了起来,成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今天的阿尔忒弥斯神庙,在以弗所城遗址的东北方向。一片平坦的空地上,人们用从地下挖掘出来的大理石石块,搭成了一根14米高的柱子,以示它的存在。而曾经,这里有上百根18米高的廊柱。


荒凉的神庙背后是一座阿塞苏鲁克的堡垒,从堡垒上俯瞰,一边是今天的塞尔丘克,一边是曾经的以弗所,中间是那座似乎一直矗立的神庙。想到这座神庙在几百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各种命运的转折与轮回,不觉心中涌出些许悲凉。


有罗马人的地方就有浴室从上层城门走进以弗所城,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地。对面的山上留着一些大理石块。据说那曾经是以弗所人最爱的浴室。一些石砖搭出了一个入口台阶的样子,山坡上两个还能看出模样的拱门似在讲述着当年贵族的来往手机牛牛手游


再往上看,堆砌的石块之间已经长出了杂草。当初以弗所人为了洗浴竭尽脑汁,可能在公元前他们就掌握了桑拿浴技术——在石板下方铺设管道,让热空气从管道中循环,使石板升温。


浴室门前向西,是用大理石铺砌的一条街道,两旁依次排列着高矮不一的大理石廊柱,据说这里曾经是上城区的集市,那些廊柱下也许就倚靠着一位狡黠的小贩,凑过来向你兜售他怀中的宝贝。这是一座长达165米、两层楼高、只用石柱支撑的有顶建筑,门口还是典型的拱廊设计,在建成12年牛牛手游下载后,被地震所毁,之后重建。


今天还伫立在这里的大理石廊柱,有着整齐的纵向纹理。恰好我们经过时艳阳高照,廊柱阴影也一样整齐地排列在大理石街道上。一只流浪狗摇摇尾巴站起身,跟着我们一路沿着集市向下城区走去。


史载亚历山大大帝去世之后,以弗所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混乱,最终在公元前133年归并罗马王朝。到了公元前27年,奥古斯都把以弗所定为小亚细亚的首府,为这座城市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古城的人口一度增长到25万,移民、商人、帝国的赞助接踵而来,每年庆祝阿尔忒弥斯的节日庆典都要长达一个月之久。一些基督徒也来此定居,这之中就包括圣约翰——传说他与圣母玛利亚一起定居于此并写下了福音书。走过古城的街衢库瑞忒斯大道是游客流连忘返的地方。大道的起点是赫拉克勒斯之门。这座在公元5世纪修建起来的城门,因门框上面的两个浮雕而得名。今天保存下来的是左右两根廊柱,上面是手擎棕榈树枝飞行着的胜利女神尼姬。


今天在库瑞忒斯街道一些建筑的墙壁上,依然能看到椭圆形的凹槽,这是以弗所人用来放置油灯的地方。到了晚间,整个街道就会被照亮。


同样被照亮的,是那时候人们居住的街衢,这片街衢位于大道的南侧。曾经,这里是绝大多数人居下载游戏牛牛住的地方。其中,露台屋向我们展示了保存最完好的镶嵌画、壁画和大理石旋转楼梯,或许那曾经是一些贵族的府邸。


大道北侧是若干保存完好的神庙、喷泉,泉水自雕像下方流出,溢上库瑞忒斯大道,将其清洗得干干净净。而在喷泉池的周围,曾经站立着很多尊神像,他们身边的廊柱、头顶的三角形屋顶,仿佛告诉人们文化和地位依旧在传承。


沿着街道继续往下走,我看到了以图拉真的继任者命名的哈德良神庙,这座神庙是后来皇帝为了纪念哈德良所建的。神庙当年曾经有过木质屋顶和大门,如今第二扇门上用来吓阻邪灵的美杜莎仍然精致美丽,第一扇门上命运女神堤喀的形象已经模糊——她是海员和商人们信奉的,保佑出海平安归来的神灵。门前石柱上曾经的四座神像已经远去,只留下被阳光打出不同颜色的石柱。


哈德良皇帝统治时期,曾经试图为河流清淤,用于恢复以弗所的港口,却最终无力回天。到了263年,日耳曼哥特人入侵以弗所,将阿尔忒弥斯神庙付之一炬。


后来的人们曾试图挽回以弗所的地位。查士丁尼一世在公元7世纪,以圣约翰命名修建了一座大教堂,就在阿塞苏鲁克的山上,俯瞰着阿尔忒弥斯神庙。大道尽头不是海沿着库瑞忒斯大道走到底,是整个以弗所城最值得停留的塞尔苏斯图书馆。游人们总喜欢聚集在此,以各种形式的照片来纪念曾经来过这里。


塞尔苏斯图书馆被认为是以弗所古城中最引人入胜的景点。在上世纪70年代末,人们曾利用考古发掘出来的原始材料,重新修复了塞尔苏斯图书馆的正面面墙。面墙壁龛中留下了四座希腊美德女神像的复制品,其中两尊完美至极,剩余两尊虽然没有了头部,但依然能看出来古希腊人把握人体比例的能力。


这座图书馆是为了纪念公元2世纪初小亚细亚的统治者塞尔苏斯所建的。他的儿子提比略·朱利叶斯·亚奎拉在公元114年,也就是塞尔苏斯去世的那年,开始建造这座图书馆,建成后将父亲葬于图书馆西侧。当年这座图书馆可以容纳多达1.2万卷典籍,是世界第三大图书馆。


西斜的阳光打在石柱、雕像和浮雕的每一处纹理上,我仰着头凝视良久,它们精美得难以用文字描述。


从图书馆旁边穿过一座城门,是下层集市——这里依然是一片开阔地,堆满了或高或低、纹理或清晰或模糊的石柱。一棵不知多少年的古树站在它们中间,颇显孤独。旁边的海港大街因为开掘工作被封闭了,本来我还幻想沿着这条大街一直走到海边。然而从公元前就开始的泥沙淤积,最终将这条河流埋没。


如今,海洋后退、陆地前进,以弗所变成了一个内陆城市。其实曾经的阿尔忒弥斯神庙也是面海而建的,也许这就是现实中的"沧海桑田"吧。